轮回-2011年AGU年会流水帐

已经回来几天了,昨天考完大牛的地下水动力学,才有心情记这个流水帐。

5号早上出发,第一站先飞到凤凰城,实际是一起飞就降落了;第二站飞到旧金山。在飞机上看到了大峡谷、Vegas。看到了无数的树状地形、蜿蜒河道,预示了在这次AGU上,这两个东西都会有很漂亮的展示。

到了旧金山,直接找到BART。碰到几个都带着海报筒的大侠,应该也是奔AGU的。地铁到了Powell站,下来;出地铁口看到了一家Walgreen,进去买了可乐、面包,午饭就有了。

到了Moscone West,先换了狗牌,然后就杀向Moscone East。这时已经近中午了,先吃了午饭,然后开始看海报。找到了WQ的海报,终于见到老顾的学生了。

到了三点多,转出MW,计划看计算地球科学的计论。在洗手间,看到了ZH。于是一起进会场。这个session主要是Marc组、Richard组和ETH的人,讨论的范围很窄,除了牛顿,就是Picard。Marc已经失去当年写那个可笑分形poster的创造力。

晚上六点多出了会场,上BART去伯克利。很遗憾,地铁是从海底过湾的,不是想象里的从大桥过湾。在North Berkeley下地铁,出了地铁口,立即迷路。原因是以为地铁口就是Sacramento大街,其实是隔了一个block。向西边走了几个block,感觉不对,向左手边看,有一条灯火通明的大街,估计应该是University Blvd,就转了过去,对了。晚上七点多的伯克利,街上还有行人,不是想象中不安全的样子。终于找到小旅馆,checked in。

八点钟,出发去UC Berkeley。路上还吃了一份4刀的中餐,很难吃,不过对得起这价了。进了校园,先看到巨大的红杉林,然后是各种建筑。校园的灯光很暗,总的感觉就是冷漠、有气势,想起UA的建筑感觉很温馨。最后走到了钟楼,然后向南往回走。在校园口,见到一帮示威的学生,果然名不虚传。

回到旅馆,将近十点了。在附近一个七十一里买了些饮料。在旅馆里仔细想了一个,决定放弃听地球动力学的发言,原因是感觉这帮人已经江郎才尽了。这在第二天Paul的发言里得到验证。

第二天六点半起来,先去吃免费的“大陆早餐”。很可怜,就在check in的屋子里,有些破破烂烂的面包、牛奶,不过看在免费的份上,就忍了。吃完杀向MW。

出了BART,就碰到了ZH,于是一起去听Paul的发言。Paul用一半的时间,讲他不熟悉的岩理学的东西,然后再推到他的破烂上,很可怜。Paul发完言,Zhong提了一个问题。听完我就扯乎了,还是去听地表过程吧。

到了MS 303,一个发言还没完,正在放一段颗粒运移的录像。我立即就看到了底层颗粒在运动,证实了黄万里的关于三峡的说法。那个所谓72万吨bed load是多么的可笑,黄万里所说的“石龙过江”是正确的!下一个发言是关于force chain,直接从物理的角度,讨论了底层颗粒运动的力的起源。然后好象是一个关于multi-iris相机的发言,比我们用双相机要简单,更重要的是,他把光纤放在水中,而不是相机,这样设备上就简单多了。后面的发言记不清了,看到当天写日志是必要的。

与地球动力学对比,水力学上的研究就脚踏实地得多:有实验、有理论、有计算,还有野外观察。而且,对我来说,计算方法也是百花齐放。总是,地球动力学方面,就象是几个二B青年在忽悠一帮文艺青年,当然这几个二B青年也曾经文青过。

下午看海报的时候,碰到了FM,他又回美国本土了。晚上,和FM去湖南饭馆吃了一顿。

周三,今天的目标是听计算。上午听了David的发言,显然关于泥石流,他还没有什么进展,还是用老东西在充数。Iverson的发言非常有启动,他形容他的模型是embarrassing model。不过,他的文章已经发到Nature Geo上了,没什么过embarrassing的,所以他是在矫情。后面还有个颗粒加LES湍流的,动画很漂亮,但缺少理解。记不清这一天是谁说的了,我们做计算的目的不应该仅是计算,而是为了理解其背后真正的机理!下午见到有趣的情况,先是华沙大学的人,讲了理论上梯度场驱动下72度的分叉;然后是MIT的人,上来讲他们在野外发现这个72度,不过他无奈地说,理论上的东西,前面已经被讲完了。

周三晚是校友聚会,比我老的基本都没来,这也是意料之中。最后是将近四十人,在唐人街的金山开了四桌。我左边坐的是YG,他的名字好,陈俊见到他也不能喊二哥。右边是XHF老师,我在南大的时候,对这个名字印象很深,因为这是个女名。XHF老师有几句话非常非常触动我,如果再见到他,我一定要说声谢谢!吃完饭,跟ZYK老师一起走到BART。看得出,他对现状并不太满意。对了,这顿饭每人27刀,坑爹啊!明年其实就在湖南菜就可以了,绝对不要跑这么远。

周四、终于到了周四,今天是我展示海报的日子。我八点前就到了MS,把海报贴好,然后去303听报告。第一个是个小女孩,测量的cutoff处流场情况,回家一查,人家已经把文章发Nature Geo上了!然后第二个发言,他讲完后,就听到后面有熟悉的声音在提问,是我老师,回头一看,没错。她怎么来了呢?而且还带了海报来的。多亏今天没偷懒啊。然后是Sharp讲座,一个MIT的教授,介绍了四种地貌学的模拟,关于近岸沙丘的实验很漂亮,不过,还是缺理解,那种一针见血的直知灼见!

下午是我的海报,我先去SF中心,吃的韩国饭,然后到会场开等。老板先过来打气,然后她抓住路过的大牛,让我讲。不过,大牛上来就一板砖。通常的DEM模型,对水面的测量是无能为力的,所以必须加上另外的比如声纳测量。看来adaptive refinement是躲不过去的。然后一下午,有不到十个人来问我问题。场面很惨,原因在于,我是做的理论,周围都是应用,鸡同鸭讲。更重要的是,我的海报做得效果不好,明年要加强。可笑的是,我边上一个人,海报上算出来的流场都是错的,一下午也没人看出来。搞地质的人就这样,数理知识严重不足!

这时才发现,下午的茶休,竟然提供啤酒,但见满会场的人都端着啤酒走来走去的。记得去年是周五下午才提供香滨的。

下午五点多,把海报收了,然后去MW看展览,看到了夏天感兴趣的stream table。他家竟然也有cohesive的砂。

六点,去了南海招待会。汪品先院士的英语最好,比两个在美华人教授的还好。见到了SZ师姐和ZD老师。南海未来要投30M,其实不多,因为船一出海,那花钱就如流水啊。还有个Anne老太太,个子很小,准备了很长的PPT,但被要求两分钟讲完。这个会事先沟通有些问题,也许是经费的原因吧。其实没必要到这么贵的酒店来搞,里子比面子更重要。

周五,最后一天,上午胡乱地听了些发言,中午约了JF一起吃午饭。结果凑了一帮南大水文的一起去了湖南菜。见到了拒了Dr. Yeh的名人。证实了GS网上传闻的真真假假。

因为晚上六点的飞机,所以下午只听了一场报告会,关于海洋里meandering的。倒数第三个报告里,出现了地震剖面。最后一个报告,其实是个地质学的报告,他用沉积学的方法,标明了一个反次生流的河床。这是第一次,我的世界里,地质学和水力学真真正正的联系了起来!出会场前,抓了一杯啤酒,告别了2011年AGU。

回土城的飞机上,我在最左边。从我向右,是一个比一个大号的胖子,场面非常可笑。飞机从凤凰城一起飞,我看到了土城的灯光。

今年的AGU,基本上把明年的idea都明确了。现重要的是,我找到了回地质学的路!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轮回-2011年AGU年会流水帐

  1. weiqiaang说道:

    很详尽啊,狗牌和YG的说法很搞。

    发贴文艺,回贴普通,
    看贴不回。。。呵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