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AGU记行(二)

周三开始,基本找到了开会的节奏:

早上七点钟出发,沿着POST街走过去;在联合广场前有AGU的班车,上去。

八点开始,听报告;上午两场,中间十点钟有茶水供应。

听完中午了,就去附近的SF Center地下吃饭。里面的韩国饭很好,很遗憾没找到中国饭。

吃完去看海报,一望无际的大厅,要快速浏览才行。有价值的信息,直接用相机拍下来。

下午的报告一点四十开场,两场,六点结束。

听完了,已经很累了,还要走回旅馆。回去已经七点了。

下面是一些有意义的报告:

非线性地球物理里有湍流的专题,不过多是探讨地球发电机的,对湍流之于地球的意义探讨不多。

大气里的数值算法很对我的胃口,因为他们的方法与我用的方法是一样的。

今年有个动力地球的专题,是向”Dynamic Earth”一书的作者从业40年致敬的。今年Science上发文的小组第一个上来,讲他们为什么用AMR做全球地幔对流模拟,算是解了我的一个疑惑。

地球科学的数值解法里,有个科罗拉多大学的华人计算机系主任讲大气环流模拟,会下与他谈了会儿,有收获。

见到了出计算地球动力学的那个俄罗斯人,不过看面孔应该是中亚人或类似蒙古人的相貌。这人很豪爽,讲完了没有问问题,他就说:come on, give me a question。

也是这个专题里,有个UT Austin的研究生,谈波动方程的反演,不声不响地把很多关键问题谈到了。我当时的感觉是:触目惊心!

AGU上有个GPU计算的专题,很有趣的现象是,这些人的声音一个比一个小。跟搞地质的人气质完全不同。这个专题的主席是那个明尼苏达的Yuen,华人,气场却是很强的样子。

见到了智能卵石的海报,还有用立体相机测量岩浆流场的。

很高兴听到了天河一号的消息,总体而言,不好、却也不太坏。那个神秘的互联技术,我猜应该是差的。证据是,天河里一个节点带一个GPU,而第三名日本人的上却是一个节点带三个GPU。显然日本人的方案里对通信要求更高,而日本人用的只是Inifini Band。另个,天河用的也是PCIe接口。综上,天河的互联技术应该没有什么惊人之处,故作神秘而已。

周五中午,会场里人气已经很淡了。在海报大厅里,上了香槟酒,不过我等不急先走了。不过这个中午收获很大,在Union部分里,见到了几个地幔对流的大牛,Yale的系主任,科罗拉罗的Zhong等。在数值计算里,Randal也露了一小脸。

周五下午,一直在听反应运移的专题。用一个演讲者的话说就是:用互相对骂的方式达到高潮。每个人上来,都对A+B->C的问题发表见解,各庄的地道都有自己的高招。但真正难忘的却是最后一个上台的华人小女孩,她用Hele Shaw Cell,模拟Stokes流,对混合作用进行了实验。听了一下午数值、概率的人来说,无疑是一阵轻风。最后黄师兄对她说,用达西定律也能解这个现象,不过小女孩没听明白。我估计,在Stokes流里,用不同的粘度表示不同的流体;在达西定律里,只要用不同的导水系数表达即可。

如同整个会场里见到的对地幔对流的研究一样,这都说明了一个问题:直正用心导方程的人是极少的!!!

周四晚上,校友聚会,现在年轻一代直是了不得,见到两个Yale的,两个Stanford的,据说还有Caltech,MIT的。当然还有大学时的老师,报了名字,他立即想起了我,真高兴。

周五晚上六点,最后一个报告听完,今年的AGU就结束了。飞机晚点了三个半小时,幸好熊同学还能来接我们。

总之,AGU结束了,收获一大把,要慢慢消化,2011年AGU再见!!!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