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科罗纳多小道(Coronado Trail)(下)

跟恶魔打交道当然应该在晚上,所以,我是晚上十点从土城出发的。

大约十一点半前,过Wilcox,按着路牌指示,大概是352出口,下了I-10,转上US-191。告别了I-10上的车流,在US-191黑漆漆的路上,没有一点灯光,心里开始打鼓。

走了一段,发现前面有两处亮灯光的地方。后来知道,偏东的是Safford城里的灯光,偏西的是Morcenci矿上的灯光。也许这是暗夜里开车的好处吧。

顺着US-191,不断接近着远处的灯光。终于迎面开来了一辆车。

夜色里Safford小城看起很安静,到这里车子耗了一格多点儿油。因为考虑恶魔公路上号称100英里没有服务区,而且出了Safford后就进山里了,谁知道会怎么样呢。所以就在第一个加油站加了油。

终于向前,应该是Safford的主路吧,寻找US-70的路口。过了一段铁路,终于找到这个路口,右转上US-70(实际与US-191并成一条线路)。路口还有家超市,灯光通明的,暗夜里给了我一些温暖。继续向前,还看到家圈K在营业。

很快出城,继续回到黑暗的世界里。这时已经过了半夜12点,我应该寻找北上US-191的路口。半个多小时后,看到前面有修路的标志,再看看,发现了左转上US-191的路牌。

慢慢地,变成了山路。然后,路牌上出现Clifton字样,就要接近恶魔公路的起点了。不经意间,就看到了Morenci的路标。实际这两个小城是连在一起了,我已经开始了我的Journey,在黑暗。

PostcardMorenciAZAerialViewCirca1910

这是Morenci在1910年时的现子,现在也还是这么大。

很快,看到了远处的墓地,黑夜里那里是亮灯的,所以很显眼。接着,前方转弯处出现铁路,我犹豫之间,就冲到对面路上了,实际这里要跨过铁路的。然后,看到了这个邮局,好象还是火车站。

4701479

过去后,映入眼帘的就是Morenci的矿山了。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铜矿之一,露天开采,非常壮观,不过晚上看不到这些,只有灯光。

当时的场景,非常象《极品飞车二》隐藏的最后一关,好象叫Lost City什么的。很工业化的,又很神秘的感觉。最关键的,还没人!

然后,US-191就是在矿区时穿行,两边是都人工挖的巨大的矿坑,白天看是这样子的。

10791472

里面的采矿车,其实非常巨大的,轮子直径应该有两米以上。

告别了矿区最后的灯光,还没容我回想,一个接一个的弯道就扑面而来了。

当时时间大概是半夜一点多,两边的植被是灌木和草丛。现在想起了当时的场景,就是不断过过弯。开始我还想Zhuangbility的高速过弯,但立即就放弃了。回家后,看Google Earth,总结当时的情景大概是这样的。

us191

这段路之所以被称为恶魔公路,一个原因是弯多。看地图上,不到2英里的路上就有多少个弯吧。而且,这里的弯很多都是90度的弯,还有V字形的弯,甚至180度的弯。而且是弯连弯,弯套弯,弯弯相扣。如果你不会漂移的技术,还是老老实实减速过弯吧。

我就是这样减速过弯的,这时看着里程表就很难受了,因为每次看都是一英里一英里跳的。

路是沿山修的,一侧就是山崖,而且路很窄,很多地方没有路肩。幸好是晚上开,虽然我知道边上是山崖,但眼不见为净。

就这样开了十英里,我的好奇心就已经耗尽了。想想还有90英里,估计天亮才能开完。但那时如何回家呢?我甚至想绕US-60,从Phoenix回家了。

过了头10英里,道路变好的了点,植物变成了松树。然后,不断地就有野兔跳出来。这里不是象我想象的荒山野岭,实际是Apache国家森林的一部分。有很多的景点,Trail和露营地。在一个露营地,还看到了一辆露营车。

半夜里,这趟公路旅程实际变成了耐心的考验和毅力的较量。弯道的强度减弱了些,但还是弯连弯的。我就这样几英里几英里的向前熬着。

到Hannagan Meadow,终于见到了灯光,这里还有几所房子,好象旅馆的样子。说恶魔公路100英里没有服务区是不确切的,在Hannagan Meadow是有可能加到油的。当然半夜里是不会有的。

过了Hannagan Meadow,道路变好了许多,主要是基本可以高速过弯了。

大概在凌晨四点的时候,我终于来到了Alpine。小镇的灯光立即让我想回家了,本打算开到Springerville,但想到主要的山路挑战已经过了,于是决定就在小镇掉头回家。

还没到Hannagan Meadow的时候,一只大鹿冲上了公路,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野生的鹿,很大,应该比我高。我急忙减速,让它过了去。

3665181

也许是天快亮的缘故,动物们也都起床。我又看见了两次这种鹿。还好都没冲到路上了。

过Hannagan Meadow后,体力消耗到了极点,于是找了块平地,停车休息了一会儿。醒来后,天开始亮了,我渐渐能看清道路两边的景色。虽然弯道还是扑面而来,但已经也不那么难耐了。回想起来,就是开始的那十英里实在太难受了。

天亮了,山崖也能看清楚了。有时树顶从下面冒上来,还是有点儿后怕啊。因为黑暗里开车,都把树顶当成山包了。

六点钟的时候,终于冲到了Morenci的矿上。采矿车已经有下去干活儿的了。再往前,终于迎面开来一辆插着小红旗的车。从半夜12点后,我就没见过别的车了。此外不知道为什么,矿上的很多车都插着小红旗。一辆辆矿工上班的车从迎面开过,跟我同向的基本还是没有。看着身边的场景,想着夜晚的记忆,有的能对上号,有的却已经对不上号了。

矿山比想象中的壮观多了,除了巨坑,就是矿渣堆成的山。有个地方,明显是修理矿车的厂子,一排矿车象虫子一样堆在一起,很有趣。

一口气直接冲到了Safford,本想加油再休息下,但一想还有一格多油,也许能开回土城,试试吧。所以没停就继续狂奔。

白天的Safford看起了比晚上差多了,几间东倒西歪屋的样子。有些广告明显是给矿工的,比如叫“Copper Village”的房产广告。

还有Mountain Graham,就是有大双筒望远镜的那个,平原上显得非常高耸,云都是从半腰过的,山顶还有白皑皑的积雪。

9点多,终于回家了。惊脸、冲激都流走了,只感到很累。

除了弯变态的多,这段路并没有多险,毕竟它的编号是US-191,属于美国的国道系统,道路条件不会差到哪儿去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