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

“赤子”原意指初生的婴儿,由于初生的婴儿纯真得一点邪念都没有,所以“赤子”也比喻人心地纯洁善良。

“赤”字不是指赤裸裸,而是指新生儿的粉红肤色。

下面是《赤子》这首歌。

《赤子》粤语版的原唱不是黄耀明,先放这个版本是因为那个弹钢琴的:)

这是粤语版的歌词

叶德娴 – 赤子
– 罗大佑/林夕

远远近近里 城市高高低低间 沿路断断折折那有终站
跌跌碰碰里 投进声声色色间 谁伴你看长夜变蓝

笑笑喊喊里 情绪仿仿佛佛间 谁愿永永远远变得短暂
冷冷暖暖里 情意亲亲疏疏间 人大了要长聚更难

一生人只一个 血脉跳得那样近 而相处如同陌生阔别却又觉得亲
一生能有几个 爱护你的也是人 正是为了深爱变遗憾

你我似醉了 无法清清楚楚讲 同属你你我我爱的感受
世界太冷了 谁会伸出一双手 围住你再营造暖流

说说笑笑里 曾觉得欢欢喜喜 谁料老了变了另有天地
世界太阔了 由你出生当天起 童稚已每年渐远离

这是粤语版原唱叶德娴的版本。

我第一次听到《赤子》是娃娃的国语版。很遗憾Youtube上没有这个版本,不过网上有很多MP3下的。这是国语版歌词:

万紫千红地 走在大街小巷上 前尘黑白分明沿途飞扬
恍恍惚惚里 转换街边的灯光 岁月被冲洗的现场

欢笑泪影里 如今一样不一样 演奏是是非非交错的声响
日日夜夜缩 影了时光的肖像 找不到儿时的天堂

或许每颗心都有个难落土的根 埋藏着那不见影的原始的童贞
或许每个梦都深似血脉的泪痕 牵动每个赤子的灵魂

朦朦胧胧中 人潮稀稀疏疏间 防佛像我但比我无忧的脸
清清楚楚的 难忘从前的从前 曾经是生命的焦点

明白虽明白 不论存在不存在 谁也离啊离不开的人海
相亲难相爱 仍然一代接一代 拥抱着陌生的未来

引一段网上的评论:

  最近的一次听到《赤子》,是在看罗大佑“香港搞搞新意思”演唱会的DVD时,由黄耀明主唱,而伴奏的只有罗大佑的钢琴的清丽的声音。

  “远远近近里城市高高低低间/沿路断断折折哪有终站/跌跌碰碰里投进声声色色间/谁伴你看长夜变蓝……”曾经在深夜里听过叶德娴的原唱版,她那感性的声音里透露着缕缕的温情,有如黑暗中远方的一缕灯光——尽管遥远而微弱,却在喧嚣的城市人潮的冷冷暖暖中折射着丝丝的温情。而如何的以平凡的文字形容黄耀明的这次翻唱呢?曾经有人形容他是香江河畔的一块冷礁石,自我迷恋的气息,无望守候的呻吟,构成了他那清丽而落寞的桑音。而这次,在仅有罗大佑的钢琴伴奏声里,黄耀明没有像在专辑《明日之歌》中一般加入大量的现代电子音乐元素,而是深情款款、一板一眼、如痴如醉的演唱着——较之于叶德娴原唱的感性温情,他在温情里还流露着更多的在这个现代化都市里跌跌碰碰的冷暖之情,温润着听者的尘俗的心,一瞬间仿佛是听到达明一派时期《石头记》的清冷,但也多了几许尘世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说不上传奇的故事时的伤感。

  在罗大佑的专辑《原乡》中,还收入了娃娃所唱的国语版的《赤子》:“万紫千红地走在大街小巷上/ 前尘黑白分明沿途飞扬/恍恍惚惚里转换街边的灯光/年月被冲洗的现场……”较之于叶德娴的粤语版,国语版的歌词缺少后者的叠词而比不上后者的琅琅上口,也不如后者般更加清晰的营造一个纷纷扰扰而孤孤单单的尘世的意境。

  但是,国语版的优胜之处更多是在演唱者娃娃的声音特质里。她的声音没有叶德娴那样的感性成熟,而是初经世事般在清澈透明的纯净里夹杂着丝丝缕缕的感伤,也即叶德娴多了几分岁月的沧桑,而娃娃少了几许时间的积淀,但也正是这种纯净使人感动。

  八十年代初创立的滚石唱片公司并不缺乏唱歌很特别也很流行的女歌手。唱西洋歌出身的齐豫有着天籁般美妙动听的声音(她在香港个人演唱会中所唱的《船歌》和清唱版《橄榄树》最为明显),倾诉着尘世的喜怒哀乐,但天籁与尘世之间始终还是有着一定的距离;张艾嘉则像是邻家的大姐姐,波澜不惊的回望着走过的青春来时路,剔除了曾经的悲欢哀乐,只是留下被岁月与时间洗涤、沉淀后的平淡;陈淑桦则是回望着成长过程的感动与阵痛,但也仍然隔着岁月的一层透明而无形的薄膜;莫文蔚则以其低沉阴冷的声音表达着一种落日情怀般的苍凉,有如读张爱玲的小说,尽管偶尔也会在调侃的背后流露着些许的温情……而娃娃,她以歌声倾诉着吟唱着她成长过程正在经历或刚刚经历过的点点滴滴的故事,而她所唱的几乎每一个细节仿佛也曾着陆于我们情感河床留积在记忆深处的心情故事,宛如是一个知己在陪伴着我们走过来时路。

  喜欢娃娃,喜欢黄耀明,喜欢叶德娴,喜欢他们的《赤子》。

 

娃娃唱的国语版是我喜欢的。

不过,发现这首歌其实还有第三个版本,

赤子心声
唱:罗大佑

漫漫长夜里 城市高高低低间
沿路弯弯曲曲 哪有终站
跌跌撞撞里 闯入声声色色间
谁伴你看长夜变蓝

是是非非里 情绪千变万化间
谁让永永远远变得短暂
冷冷暖暖里 情意悲悲欢欢间
长大后 要长聚更难

一生难有一个人的血肉如此亲
相似如同陌生远离却又想接近
一生难有一个 如何错都不要紧
如此矛盾深爱的决心

模模糊糊里 跌进历历陈事中
和你舒舒坦坦 开怀畅言
恍恍惚惚的 你那伸出的双手
仿佛又回到我眼前

这首罗大佑自己演唱的版本,并没有收录进唱片,而是出现在香港电影《蓝色霹雳火》中。网上只有RM格式的下载。

这就象《在那遥远的地方》,唱片里是黄耀明唱的,而电影中是罗大佑边弹着钢琴边唱的,感染力不可同日而语。

罗大佑那张破锣嗓子,有时甚至会跑调,但却实非同凡响。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赤子

  1. Hui说道:

    喜欢喜欢还喜欢罗大佑的“你的样子“ 和“皇后大道东“哈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