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万只水母的励志故事

这是个励志故事,主角是今年炸药奖“绿荧光蛋白”得主之一下村修,就是这个小老头。(以下内容全部来自互联网)

200810516594419

他是日本长崎人,二战时美国人在长崎投下原子弹,他大难不死,只失明了数周。

他从名古屋大学拿到博士学位,然后到普林斯顿做博士后。

他做了二十年博士后!直到Frank Johnson退体,他才离开。

为了提取水母中的荧光素,他带着全家下海,甚至他的三四岁大的儿子女儿都加入了队伍,前后捞了一百万只水母。

一次海边一个老太太问,你们怎么煮那些水母啊?下村有礼貌地回了一句,我们不煮水母。这时只见老太太用一种受到刺激的语调尖叫了一句 “你们竟然生吃水母!”然后迅速地关上窗户。估计当时下村立马就这样了:囧。

2008105165843497

提取实验竟然是在他家地下室进行的,方法就是最原始的手工挤压,所以他全家被水母的刺毒了无数次,并被邻居埋怨了无数次。

想要成功,光有勤奋是不够的(尽管你已经挤了一百万只水母),还要有机遇!话说有一天,郁闷的下村先生拿着一管他们分出来的样品正在实验室的水池边愁眉苦脸时,不知道是气急了把试管摔水池里了,还是郁愤过度失手掉的,反正是一声清脆之后,在众人正准备关心下这个可怜的科学家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尖叫,再一看,水池中的样品竟然在发着荧光,这帮科学家马上意识到是海水中的矿物质结合到荧光蛋白后使其发光的,他们终于成功了!

要拿炸药奖,光有这种机遇还是不够的!别忘了,下村只是给Frank Johnson打工的博士后。一般来说,炸药奖是颁发给老板的,如果当时颁奖的话,基本没下村的份。但是1990年,Frank Johnson去世了,下村终于挪到主席台前排就坐了。

挪到前排还是不行啊,还要活的够长才行。今年下村已经80多岁了,才终于熬到仰天长啸的那一刻!不过说白了,下村根本就不是为这一刻而奋斗的人。追求科学研究中的乐趣才是他的目标所在。炸药奖,对下村来说,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现在,下村先生仍然在他家的地下室做实验,并以家庭地址发表论文。

这里还要提到一个叫Douglas Prasher的倒霉蛋。下村离开普林斯顿到Woods Hole海洋研究所后,他的同事普瑞舍(Douglas Prasher)非常感兴趣用荧光蛋白做生物示踪分子。1992年,普瑞舍拿到GFP的基因。有了cDNA,一般生物学研究者就很容易应用,比用蛋白质方便多了。普瑞舍1992年发表GFP基因的文章后,离开科学界。原因是他申请美国国家科学基金时,评审者说没有蛋白质发光的先例,就是他找到了这种蛋白,也没什么价值。一气之下,他离开学术界。现在他好象沦落为汽车司机!(确切地说给 Car Dealer 开 Courtesy Shuttle Bus)

10657_09211117

Prasher实际已经离终点只有一米远的距离了,因为钱或是别的原因放弃了。做科学,坚持、耐住寂寞,是非常重要的品质。

不过的不过,科学家,一年中能高兴几次呢,多数时候都在愁眉苦脸地过日子。这种生活,其实很少有人能坚持下来的。所以,天性乐观,也是科学家必须的品质。要不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看完了下村的故事,兄弟们,你们是励志了,还是泄气了呢?

口合、口合、口合、口合!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