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僧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92年就把高数扔了,现在要还债了,还是高利贷。

这学期选了A ME的流体力学,一个俄罗斯人讲的,全是数学。这门课估计就是老爸说的那种“数学系的干不过力学系的”课,这学期都得跟这课干仗了。

行僧是通过不断地行走、云游来悟道的。我呢,到现在还在路上,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参悟那妙法莲花的境界。

昨天看黄仁宇的回忆录,这家伙也是三十几岁进到密执根大学,跟十几岁的小孩一起上课的。

边缘总是出故事的地方,大陆边缘就是这样;这里可以相离(裂谷),也可以相聚(造山带),还可以擦肩而过(转换断层),实在妙啊!十二年前我初识大陆裂谷,也许命中注定要在这里证道了。

想起个“坳拉谷”的名词,就是那种发育不完全、幺折的裂谷。十二年了,我还没忘记。《千与千寻》里,钱婆婆说的:“曾经发生的事,不可能忘记,只是想不起来而已。”

好吧,打起精神来,要想建立陆缘的传热及动力学模型,就必须把眼前的关过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