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丽君

这是邓丽君最后一次公演,94年还要解救大陆同胞,可见其人信念之坚定。其它还有91年到金门对大陆喊话等。

“白天听老邓的,晚上听小邓的”,“黄色歌曲”的威力不是吹的!王菲与之相比,还差得远,比比这首《虞美人》就知道了。

邓丽君唱了15遍,不成,终于流泪了,然后第16次一气呵成。

王菲(那时还叫王靖雯)的:

这个纯属是胡闹了:

再看身后之哀荣:

至此,邓丽君已超越歌者地位,终成一代传奇!

 

转:

《邓丽君的传奇一生》
心竹 发表于 2006-8-22 19:50:00 
在华语歌坛上,邓丽君三个字是一个传奇。   

  在现在30岁以上的人心里,邓丽君的名字还代表一种怀念,听她的歌,看她的照片,很多人都能够想起自己曾经有过的一段时光,那是一个偶像刚刚出现的年代,大陆的人们接触到的第一个港台青春偶像就是邓丽君,那时全国都在流行灰色和其它沉重的颜色,流行着严肃的阶级爱情。   

  邓丽君或许不是最杰出的歌手,但她的歌有一种可以让人忘记痛苦的甜蜜,她也非难得一见的绝色女子,但她的笑容温柔得让人窒息.也许是她出现的年代已经开始远去,即使崇拜她的人们也不再能清晰的记住她的一切,但是当你洗净城市的尘埃,在黑夜里重温她的音乐,你却仍会发现,那种安慰与恬美总是静静的呆在心中的一个小角落里,在不经意的时候悄悄走出来。   

  "国军"少校的女儿迷恋周璇   

  邓丽君的父亲邓枢,一位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14期的退役少校,曾参加过李宗仁将军指挥的台儿庄战役,但在退役后长期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他到台湾初期在云林县大埠乡龙光村居住。与妻子赵素桂一连生下三个儿子后,企盼着能再添一位干金。1953年1月29日的凌晨,随着一声晨鸡的报晓,小村山坳里的邓家传来一声悦耳的婴儿啼哭。邓家果然接来了一位胖乎乎的小女婴,父亲为她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邓丽筠(后改名为邓丽君)。

  邓丽君 6岁那年,邓枢退役了。全家由乡下搬到台北的卢州县。邓丽君小时候最大的喜好就是想骑马和骑脚踏车。但家里穷得根本没有闲钱去买。一家七口挤住在十几平方米的陋宅里,邓枢用从建筑工地拣来的一些盒子板,搭了一个简易的小偏厦,作为厨房。全家人以粗米和菜粥为主食。   

  邓枢很喜欢唱京戏,所唱的大多是著名须生余叔岩的唱段,邓丽君从小就爱听父亲唱戏。和她的兄弟不同,邓丽君小学的成绩经常是全班倒数第几名,不过她天生了一个好嗓子。有一天,邓丽君蹲在青石台阶上,倾听春雨的渐沥之声,不由吟唱周璇在电影《董小宛》中所唱的插曲《飘渺歌》。那是她在很小的时候,偶尔在父亲放旧唱片时,偷偷在门外的树荫下学会的。就在她小声地哼着歌时,突然看见家门口默默地站立着一位穿银灰色西装的老人。他50多岁,两鬓已经有了斑斑华发,举着一把黑布伞,伫立在细雨中默默地朝小院里望,似乎在雨中已经听了许久,老者凑近了栅门。   

  这位在栅门外的雨中听邓丽君唱歌的陌生人,叫常荫春,是台北济众声乐学校的音乐教师。他当晚登门请求邓氏夫妇允许邓丽君跟他学唱歌.经过他的努力,邓枢终于默许爱女在课余时间可以到淡水河边的常宅,受教一些声乐方面的知识。   

  1964年的夏天,自从香港著名电影导演李翰祥执导黄梅调故事片《梁山伯与祝英台》在台上映以后,台湾各地掀动了黄梅调民众演唱热潮,台湾的"中华电台 "决定举办一次黄梅调歌曲比赛大会"。邓丽君作为刚10岁的小学生,居然在预选赛的前两轮,一连击败了数十名竞争对手,进入了决赛的前10名。   

  一位女化妆师为邓丽君借来了一套戏装。那是台北大戏院一位京剧生角的精致行头,穿在邓丽君颀长窈窕的身上显得十分合体。黑色的秀才官纱帽,再配一袭粉色的长袍,邓丽君扮成了一位梁山伯。《访英台》的一段唱段。被这位10岁的小姑娘唱得缠绵绯测恻,畲音袅袅。   

  邓丽君一曲惊人!获得"黄梅调演唱比赛"的冠军!台湾《自立早报》在她的大幅照片旁,这样描写初出茅庐的邓丽君:"这位名叫邓丽君的奇女子虽仅妙龄10 岁,天真稚嫩,然而表演欲却极强。孩提时便随父哼唱京曲,其父乃北平长大,深谙皮簧京曲,对童星邓女甚有影响。她不但从小就迷上了京戏和黄梅调,有时还会规规矩矩地哼唱一段时新歌曲。家庭对于她是一种萌芽性的艺术熏陶和感染。"   

  第一次恋情含恨而终   

  小邓的情事命运似乎一开始,就预示着某种宿命的历程。   

  邓丽君从此有了许多的表演机会。1967年的夏天,14岁的邓丽君被台被台湾"中视公司"的一位董事长看中,决定聘她到电视台主持一次《每日一星》的节目,很快就在台岛激起了较为强烈的反响。台湾的报界都纷纷称她为"天才女歌星"。这时,邓丽君遇见了一个名叫朱坚的男子。比邓丽君大6、7岁的朱坚是一位富家子弟,又有一个不大不小的企业,与他的父亲共同经营建筑器材。两人很快成了好朋友。   

  由朱坚出资,在1969年,邓丽君的第一张唱片在台北市百代唱片公司录成,包含着邓丽君早年较有影响的几首歌曲,如《小放牛》、《阿里山的姑娘》、《采红菱》和那首人人皆知的黄梅调《访英台》等等。   

  邓丽君的知名度高了起来,她受邀参加了电视剧《晶晶》的拍摄,从此红遍台湾。再往后,朱坚建议邓丽君去香港发展。邓丽君在多年后说起朱坚,仍然认为没有他当时冒险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歌手出唱片,就不可能有自己后来的成功。   

  1969年,邓丽君在朱坚的支持下,又接连推出了几张时髦的唱片,例如《一见你就笑》这首歌,本来别的歌手已经先后演唱过,可是都没有唱红。但是,同样的歌词,同样的曲子,同样的乐队,换上了邓丽君以后,境况大为改观。朱坚在这个时候突然提出邓丽君停止拍电影电视剧,因为他和常荫椿教授认为她的潜力全在唱歌上,担心这样下去会影响她在歌唱上的发展。邓丽君同意了他的建议。   

  1970年,朱坚和邓丽君订婚。同年邓丽君前往香港发展。由于朱坚宣传攻势非常好,邓丽君在未到香港之前就已拥有了大量的香港歌迷。邓丽君首次在香港登台演唱,从此踏上国际巨星的征途。香港可算是邓丽君的第二故乡,她学会流利的广东话,又演唱《忘记她》等著名的广东歌曲,深深打动了香港人的心。本港《文汇报》、《星岛日报》、《明报》、《镜报》等都以显着版面刊登邓丽君演出的大幅照片:《台湾歌星邓丽君首次掀起歌潮,万人拥塞街头一瞻歌星风采》;《歌曲轻柔感人,舞姿深具勉力,港人首次大开眼界》。邓丽君在香港接连荣获大奖,1971年在香港"白花油义卖慈善皇后"的歌曲大赛上,邓丽君被推举为"皇后",她在获奖时被主办单位授予"皇后"服饰与皇冠,同年 9月在《华侨日报》主办的"十大歌星"大奖赛上,邓丽君荣获"金骆驼奖";在1972年1月的一次歌唱大赛中她荣获"十大最受欢迎的歌星奖"。她在吉隆坡、曼谷和新加坡等地的舞台上也受到广泛欢迎。可当她和朱坚也开始为婚事做筹备时,朱坚乘坐的飞机却发生失事,年轻的邓丽君骤失爱人与伙伴,一下子垮了。情感失利,事业遭遇生机,日本宝丽金公司"包装"邓丽君,《空港》一曲惊日本国

  邓丽君的感情生活一蹶不振。但是她的事业却碰上了一个好机会,日本的宝丽金公司看中了她。   

  但第一次来东京录唱片却令人大失所望,在宝丽金公司几乎准备放弃她的时候,幸好渡边娱乐公司看重她,将她借到旗下,出资让她学习日语,学习声乐,邓丽君很快就显示出了自己的实力。不久,她在日本推出的唱片《空港》震动扶桑,唱片突破70万张。1974年7月盛夏在日本东京所举行的红白歌大赛会上,邓丽君获得了所有日本观众的认可与全部评委的好评,摘取了"新人奖"、"电视赛"、"银赛"等三个大奖,成为光彩照人的冠军!当邓丽君怀抱奖杯,满面含笑地出现在领奖台上的一瞬间,整个日本四岛轰动了,整个东南亚轰动了!因为中国歌手在日本同时获得这三个辉煌的奖项,是日本历史上从来没有的。此后,邓丽君的歌唱事业令人吃惊地发展着。1975年1月她又获取日本"第十八届唱片大赏"和"新宿歌谣祭"的新人奖。1976年3月香港举办首次个人演唱会,4月香港成立 "邓丽君歌迷会。1977年年初,在东京举行的《何处是故乡》歌曲大赛中,夺得第一名。2月推出《岛国之情歌–第二集》,4月成为香港"第一届金唱片颁奖礼"首位金唱片得主,7月在香港举办第二次个人演唱会,盛况空前。8月在日本获"电视放送奖";年底在日本录制《邓丽君专辑》。1978年在香港举办第三次个人演唱会。同时推出《岛国之情歌–第三集》。  

  假护照风波波及半生   

  1979年,邓丽君和她的第二任男友林振发已经交往了5年,这名男友也对她非常好,两人已经准备成婚,但不幸的事情再次发生,林振发心脏病突发去世,这场悲剧使刚刚以为获得了终生幸福的邓丽君再次面临沉重的打击。为此,她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1979年,日本宝丽金公司再次邀请她前往日本表演,但是由于临时有急事,她必须先赶往台湾,然后当天转机前往日本。根据有关过境规定,她持有的日本护照在抵达台湾后,不能当天再离境前往日本,在这种情况下,邓丽君突然想起她在 1978年在印度尼西亚演出时,该国移民局局长赠送给她一本印尼护照,于是她决定持印尼护照,从台湾飞往日本。  

  但是一名台湾记者在台湾桃园机场无意之间发现了邓丽君持印尼护照登机,就以为她已经加入了印尼国籍。1979年12月16日清晨,台湾的《中国时报》刊发了一条新闻,题目是《歌星邓丽君昨晚由台赴东京,所持护照表明该人已入籍印尼》。该文的上方配发了一幅邓丽君戴墨镜在候机厅为旅客们签名的新闻照片,从而更增加了这条消息的新闻性。也正是这条仅有数百字的新闻稿,拉开了"假护照事件"的序幕……   

  消息很快传到印度尼西亚驻日本东京的大使馆。大使馆并不知道一年前邓丽君获赠印尼护照的事,很快否定了邓丽君在印尼具有长期居住权的传闻。日本外务省很快通过海关查验到了12月15日深夜入境的邓丽君,确实是持一本新使用的印度尼西亚护照进关受检。紧接着,移民局通过宝丽金唱片公司查到了邓丽君在东京原宿的下榻地点。12月17日,邓丽君正准备前往新宿参加演出,房间里闯进一群如临大敌的日本警员,使邓丽君如五雷轰顶。   

  12月18日清晨,日本东京的几家报纸,率先开始报道邓丽君因为"假护照事件"而被日本移民局拘查的消息。日本《东京新闻》刊登的文章称:"据可靠消息说,昨晚4点50分,日本移民局警员佐藤木等多人,闯进位于原宿的亚力士大厦18层,将一度风靡东京的台湾歌手邓丽君用警车押往东京移民局。据警方说,邓丽君女士被拘传的罪名系她随身携带的印度尼西亚护照为伪造。……邓丽君当晚只在移民局作短暂停留,约晚6点被送到移民局的拘留所过夜……"   

  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国的媒体,也一齐开足马力,将邓丽君在日本被移民局拘留一事,大炒特炒。邓丽君在日本所发生的"假护照事件",被各国媒体公开曝光后,她当年出道发迹的故乡–台北市也是舆论大哗。许多报纸当然是想为邓丽君鸣不平,可是他们因为得不到邓丽君在东京的真实情况与有利的证据而爱莫能助。   

  邓丽君在被拘留其间将她1978年去雅加达演出时,印尼移民局的高级官员如何主动为她颁送护照的来龙去脉向印尼驻日本大使馆做了报告,但大使馆方面拒绝调查也拒绝承认错误。在社会舆论方面,东京、台北、香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地的媒体,近日来长篇累牍地发表大量有关"假护照事件"的报道和评论,有人公开指责宝丽金公司不能出面保护他们邀请的歌手。   

  12月23日上午。邓丽君无端遭拘的第七天!一份从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发来的加急密电摆在印尼驻日使馆大使的面前。那是印尼移民局发来的电报,电文非常简单,但却澄清了一个七日来众说纷坛的"假护照"之谜:"……所查中国歌手邓丽君所持护照一事,经验证,确系我局于1978年所颁……现予证实。"   

  日本移民局据此电文,于当日下午3时半开释羁押在拘留所里的中国歌手邓丽君。邓丽君自由了!   

  "假护照事件"虽然过去了,可是这场风波留给邓丽君的却是无法弥补的精神创伤与名誉损害,她在日本获得了巨大的荣耀,也受到了巨大的侮辱,虽然台湾是她的家,可是因为这本护照,许多人对她进行斥责和诽谤。台当局部分首脑认为她丢了面子,不欢迎她回去。她后来曾经对台湾当局的态度表示伤透了心,本来自己的同胞在日本受了这么大的欺负,应该站出来为她鸣不平才是,可是有些官员却落井下石,向她泼污。所以,台湾她是坚决不回去了。   

  假护照凤波对正处于事业颠峰时期的邓丽君来说,是一次极为沉重的打击,也是这次事件导致邓丽君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再回到日本和中国香港、台湾等地进行表演。   

  遭遇成龙   

  成龙认为小邓:一生中唯一不知道选择的就是男人。   

  离开伤心地日本,又不愿回到台湾,邓丽君只身前往美国。但她刚到美国时并不太受欢迎,就在她事业陷入低谷,又有家不能回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并给与了她最需要的帮助,这个人就是成龙。   

  当时的成龙,在香港只是小有名气,他那段日子正想闯进好莱坞。成龙并不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但是因为出身微寒,在创业的过程中经历的挫折尤其多。成龙的天份当时正逐渐显现出来,而他热情豪爽的个性,不拘小节的作风使他交到了许多朋友。加上他本人艰忍稳重的性格,不服输的精神,使成龙的人格魅力非常突出。   

  他了解发生在邓丽君身上的假护照事件对她造成的伤害,于是尽可能的开导她,并向她讲述了很多自己的经历,这使孤单的邓丽君不仅有了一个好朋友,也找到了一个可以让她仔细思考自己的人生,为自己疗伤的好方法。成龙在和邓丽君交往的过程中,真切地体会到邓丽君的善解人意与纯真。但是两个人性格的差异使他们的感情没能长久下去,这段日子很快结束了,后来成龙在自传中谈到邓丽君时,曾有这样的叙述:   

  "我们的友谊发展成了浪漫的关系。我们晚上在一起活动,到餐馆吃饭,出入于别开生面的派对。她温柔,聪明,有幽默感,又美丽。她在时装和食品上的鉴赏力简直是令人羡慕的。她从来就懂得,什幺场合穿什么衣服和饰物。但她唯一不知道选择的就是男人。实话说,我配不上她,或至少当时的我配不上她。她是典雅的化身,我却是个没有教化的粗鲁的男孩,一心想做个真正的男子汉。我说话没有分寸,能走路时却要跑。她总会穿着可体的名牌服装,而我穿短裤和T恤就上街。她文质彬彬,礼节周全,我对权威不屑一顾,当着酒店经理和服务员的面做鬼脸,把脚放在桌子上。她愿意和我一个人在一起,而我在公共场合却时时不愿没有我那帮小兄弟跟班。我年轻,富有,被名声给惯坏了。我爱她,但我更爱自己,没有哪一颗心可以做一仆二主的事。"   

  尽管两人不能成为恋人,但是却成为了知心的好朋友,在成龙的帮助下,邓丽君成功的在美国举行了巡回演唱会,其后她又于1981年4月重返香港举行7场个人演唱会,同年在港连获五张白金唱片,创下历届白金唱片的纪录。   

  到了1983年,邓丽君改变唱路,推出以唐诗宋词为主体的新碟《淡淡幽情》,畅销东南亚。不久再次赴美,在赌城拉斯维加斯,作为首位华人歌唱家登上歌台,名震全美。其后,获奖对她来说,似乎只是一习惯。1984年以新歌《偿还》再一次震动日本,流行10个月之久,历唱不衰。85年又再以新歌《爱人》蝉联日本广播"点唱流行榜"冠军及"有线放送大奖",岁末,首次在东京的NHK NALL作个人演出,并有《邓丽君演出专辑》畅销东南亚各国。   

  但邓丽君的影响力,还在于她对中国大陆社会的冲击,在七八十年代,神州大地还在文革的肃杀气氛中,邓丽君温柔的歌声,冲破政治的禁忌,意外地成为社会上非意识形态化过程中的媒介,加速民间非政治化的步伐。民间甚至出现一句顺口溜:’白天听老邓的(邓小平),晚上听小邓的"。一时传为美谈。   最后的政治与命运的遭遇   

  邓丽君事业的成功,并不能掩盖住她感情生活的波折多难,在成龙之后,她结识了马来西亚糖业大王郭孔丞,但郭氏家族要求她退出歌坛的时候,邓丽君不愿舍弃自己的演艺事业,于是放弃了这段感情。在1986年之后,她开始定居法国,在异乡寻找平静.但仍不时回到香港参加演出。在这个时候,她认识了比她小十几岁的法国年轻摄影师保罗,她原本是想帮助贫寒的保罗完成摄影家的梦想,但后来保罗却成了她的专属摄影师,也幸好有了保罗,才能纪录下邓丽君最后的一段日子。   

  从1990年的初春开始,在古老的塞纳河畔,保罗为邓丽君拍下了她在河边的晚霞中唱的《风从哪里来》。在凯旋门、卢浮宫、巴黎圣母院以及凡尔赛宫等处,分别为她录制了《爱在我心中》、《情人一笑》、《梅花》和《谁来爱我》等歌曲的片断。4月,邓丽君又与保罗飞到伦敦,几乎跑遍了从前她最喜欢的英伦三岛。   

  1991年7月香港一家报纸首次公开曝光《邓丽君身边谜一样的法国小男友》,向世人介绍了保罗:"最近几年来一直生活在英国、法国的邓丽君,很少在公开场合出现。她已经在过着一种神秘的隐居生活,演唱生涯已成半退休或退休的状态。但是,只要邓丽君一在公开场合露面,她的身边必陪着一位法籍男友保罗。这也是多年来唯一与她公开出入的异性伴侣。年前曾传出他与邓丽君结婚的消息,但是两位当事人都极力否认。但是在港台影视圈里的友人们和记者的眼中,邓与这位法国小男友的亲密关系非比寻常。譬如在邓丽君偕保罗飞来香港的头等舱中,有人看见邓要喝饮料,空姐没有立即反应。保罗立即走到空姐面前重复一次女友的需要。邓丽君去洗手间,超过十分钟没有出来,保罗如坐针毡,最后像箭一样地地冲到厕所,大力敲门并用法文问出了什幺事。   

  但是与邓丽君配合多年工作的人士透露,保罗其实相当任性,孩子气,有时连邓丽君也要让他三分。保罗喜欢摄影,邓丽君花了200多万新台币买最新的摄影器材哄男友开怀,打算培植他。邓丽君很清楚她和小男友之间的问题,经济、年纪,因此她始终不愿意承认保罗与她的关系。   

  其后,香港演艺界为广东水灾举办赈灾筹款活动那年,邓丽君也排除万难参加。九三年底,邓丽君主动要求在香港亚洲电视台的龙门阵清谈节目中亮相。这个节目以针贬时别,词锋锐利着称,邓丽君当时已甚少公开露面,在节目中说出"我没过政治,也不理那一边的中国,我只希望每一个中国人都生活得很好"的一番话,令人印象深刻。   

  长年的奔波演出使邓丽君在1994年患上了哮喘,她认为已经治愈了,但是没想到第二年5月,她的哮喘病再次发作。5月8日,保罗正好从他们在泰国清迈所住的旅馆出外购物,邓丽君哮喘病发,引发心脏病逝世,享年42岁,一代巨星就此陨落。   

  邓丽君猝世,各地同声惋叹。有人曾质询,认为另有他因,但主理医生指出邓丽君有感冒的病症,当地警方相信邓丽君之死并无可疑之处,她的男友要求院方不要解剖尸体。邓丽君年初曾返台湾与家人欢度春节,患重感冒一直未愈。邓丽君4月初从法国致电母亲,诉说哮喘病发后经医理后已无大碍,医生曾吩咐要长期服药及小心打理身体。邓丽君死前曾从房内走出求救,两名服务员见她脚步不稳,上前扶持时,她已倒地不起,最后留言竟是"妈妈,妈妈……"   

  惊悉噩耗的邓母,情绪悲痛不已。邓父已于5年前病逝,据称5月8日也是邓父的忌辰。保罗自责若当时留在身旁,可能不会来不及抢救,他拒绝回答记者问题,凡记者来电便立刻挂线。邓丽君遗体摆放在医院停尸间,家人希望尽快运送回台湾安葬。香港、台湾、日本,各地记者及电视台共派出100多人来清迈采访。  

  邓丽君的遗体躺在医院停尸间的冷冻库。据医院形容,她神情安详,脸略呈粉红色,身穿浅色衣服,由一件深色外套包裹。   

  邓丽君去世两天后,遗体装在白色七金的泰式棺木中,运回台湾,在中正机场获礼遇通关。台北新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邓丽君是台湾流行歌坛的典范人物云云,而在入殓时,更以国民党党旗、"国旗"覆棺,以示尊荣。当然这也与早年她曾经常参加劳军活动,被国民党军力捧为"军中情人"相关。   

  邓丽君是台湾国宝,逝世引起极大震憾。传媒大量报道相关消息,电台则持续广播她的歌曲,邓丽君的唱片更是成为抢手货。马来西亚歌迷感叹邓丽君的英年早逝,有人甚至痛哭失声。连在被形容为华人文化沙漠的印尼,邓丽君的歌也很风行,且对推广华语起了一定的作用。她的去世,在当地华人当中引起自发掉念活动。至于日本,在闻听她的死讯后,更是大感震荡与痛惜。日本专代理邓丽君的唱片公司,把她当成新人般服丧,规定全体职员载孝一周。为邓丽君做词,谱曲的荒木丰久,在公司商讨推出邓丽君的《黄昏伤情》新歌的会议上,接到邓丽君的死讯,当场双脚发抖,一边痛骂打电话来的唱片公司职员:"你胡说八道什么?"   

  邓的去世,更在大陆引起连锁反应,五月十日晚,北京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档节目《新闻联播》中发布邓病逝的消息,广播了她在演唱会和生活中的十多个场境。而这样的规格在大陆也极为罕见,而这也是自大陆曾将邓歌曲定性为"靡靡之音"后首次的公开宣示。  

  台湾间谍的传言   

  邓丽君逝世后不到一个月,台湾《独家报道》6月刊报道,杂志社记者在对原国民党退役少将谷正文先生进行采访时,谷直言不讳地指出:邓丽君是"台湾国民党国家安全局"的秘密情报工作人员,隶属于"台湾国家安全局"第三处。,当时的三处吴处长负责单线联系(吴先生于1994年死于癌症)。   

  他说了当时的情况:1968年夏天,邓丽君受邀请参加1969年在新加坡国立大剧院举行的"慈善音乐会"的演出,年仅15岁的邓丽君向台湾有关部门提出了出境申请。由于当时邓丽君尚未成年,所以一同提出出境申请的还有她的母亲赵素桂。在出入境申请的审查过程中,有一个十分重要的项目,即申请人是否能够利用他(她)现有的条件为台湾当局进行情报工作。   

  在邓丽君递交了出境申请之后,台湾"国家安全局"不但对邓丽君本人进行了严格的审查,而且对邓丽君的家庭及家族也进行了全面审查。由于邓丽君的父亲邓枢为是原国民党军队下级军官,而其母亲赵素桂尚有部分亲属仍生活在中国大陆," 国家安全局"第三处的吴处长亲自拿着邓丽君的个人档案,直接来到了"台湾国防部军事情报局",要求国民党军方协助审查工作。谷正文是该局的特勤处少将主任审查官。   

  谷正文回忆,1949年蒋介石改编重组国民党特务系统以来,"特务政治"的行动方针一直主导着台湾国民党军队、政府和民间社会。许多台湾的民间人士、知识分子以及文艺界人士均在不同的情况和条件下,被收编进了国民党特务组织。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为了出境,不得已地接受了台湾国民党特务组织的交换条件,被收编成"台湾国家安全局"的情报工作人员的。谷正文解释说:"像邓丽君这样被吸收进来,原则上与其它专业间谍有着根本的区别,他(她)们不承担那些需要特别间谍技能的谍报工作,而只是利用他(她)们现存的条件,在适当的情况下为台湾国民党政府效劳而已。"   

  邓丽君的家属们对此事断然否定。长兄邓长富发表了以下声明:《独家报道》杂志的报道文章是在没有对我们家属进行任何采访的基础上编写的,是对邓丽君本人的侮辱,作为同是记者的我本人,为它感到羞耻。   

  然而,在采访中,谷正文不但仍然坚持自己的立场,并且对一些反对意见进行了尖锐的反驳。"我所说的都是事实,我现在已经年迈体弱了,在余下来的时间里,我并无什么其他所求,我只是作为历史的见证人,说一些事实而已。""如果邓丽君的家属们或者其它什么人,认为我是在胡说八道的话,那么就请到法院去告我好了。到目前为止,’国家安全局’还保留着邓丽君的全部档案。到时候请法院去查阅一下,就完全可以知道是谁在胡说八道了。"   

  说也奇怪,在谷正文面对一片不信任的议论和评论,提出可以对簿公堂的讲话后,一切反对和不信任的意见和文章一下子全部销声匿迹了。   

  对于民间社会来说,初闻"邓丽君是间谍"令人十分惊讶。但在惊讶之余,民间反应普遍倾向于同情邓丽君。人们普遍表示:当年台湾国民党当局以批准出境演出为交换条件,将一名尚未成年的少女胁迫收编进国民党特务系统之中,这种做法是任何时候都为人之常情所不能容忍的。   

  梦短梦长同是梦   

  作为一个红遍华人社会的歌星,邓丽君的地位本来就十分超然,加上她死于华年,后半生又几乎处于半退休状态,因此她在大部分歌迷心中留下的印象都是在她鼎盛状态时的形象,这样一个光彩照人的人物,在最灿烂的时候消失了,留给人们的也是一个最美丽的背影.许多亲眼见过邓丽君的人都表示,邓丽君性格温婉,举止典雅,一生淡泊名利,最讲究干净,无论是周遭的生活环境和自己的内心都要是绝对的洁净.。另外她的敬业是现在的许多娱乐圈中人士无法想象的,只要出现在公众场合,外表的美丽永远不让人失望,对待歌迷的态度也从来没有一丝的厌烦。只是邓丽君在人前总是温柔的笑脸,很少有人知道她一生的寂寞。虽然曾先后对五位男子产生过热烈的感情,但却终身未嫁。最近有消息说,她在生前最后时光创作的部分歌曲,以及已经录制,但未能发行的作品将会在近期被公开。很多人无法想象邓丽君这样一个事业上一帆风顺的成功女子,心里会是这样的孤苦无依,那样如花的笑靥后面竟会掩藏那么多的泪水。邓丽君在生前的其中一首遗作中为自己的这一辈子做了一个这样的总结:   

  往事不堪思,世事难预料,莫将烦恼着诗篇,   

  梦短梦长同是梦。   

  一切都是为了年少的野心,身世浮沉雨打萍。   

  天涯何处有知己?   

  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   

  一切都是为了如水的柔情,不妨常任月底脱。   

  为何看花花不语?   

  是否多情换无情,烛火无语照独眠。   

  爱清苦海任浮沉,无可奈何花落去,   

  唯有长江水默默向东流。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邓丽君

  1. 小西说道:

    (*^__^*) 嘻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